当前位置:上海双龙航空票务网 > 国内特价 >

志愿军老兵李继德讲述:我目睹黄继光堵枪眼全

时间:2020-10-27 03:27 来源: 作者:木木

  原标题:志愿军老兵李继德讲述:我目睹黄继光堵枪眼全过程

  李继德 口述环球时报记者张妮 采访整理

  10月24日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播出的“英雄儿女——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文艺晚会”上,一位志愿军老兵让人印象深刻,他是黄继光的亲密战友、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45师135团2营6连1班通讯员李继德。已85岁高龄的李继德动情地说:“每次想到黄继光堵枪眼的时候,我就睡不着觉。我们国家有今天的和平,就是因为有千千万万个黄继光这样的英雄!”

  2015年,面对网络上黄继光等战斗英雄的事迹被抹黑、被质疑,李继德挺身而出为战友正名:我见证了黄继光堵枪眼的全过程!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日前在北京对李继德进行专访时,老人打开一个系了十字结的手绢包,将里面的抗美援朝纪念章、军人登记表等珍贵物品向记者逐一介绍。在孙女的帮助下,他用浓重的淄博口音向记者讲述了那段令人动容的历史。

  跟黄继光在一个被窝养伤30天

  我是山东淄博高青县木李镇三圣村人。1951年我16岁。那时我们村到处贴着标语: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,一人参军,全家光荣。我看到这些标语,就想参军报国。没有国就没有家,国家和平了,人民才有幸福,战争再惨烈也要参加。我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去了征兵站。我担心自己年龄小,部队不接收我,就说我20岁了。征兵干部说:“去填个表吧!”人家这一句话,我就成了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。

  参军以后,我们到丹东鸭绿江边集训了半个月,每人发了十斤炒面。我们背着这十斤炒面,唱着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》跨过了鸭绿江。过江入朝后,我被分配到15军45师135团2营6连1班做通讯员,班里有16个人。我和一个四川兵最要好,他叫黄继光。黄继光是个圆脸,比我矮一点,长得很敦实,他比我大5岁,就像大哥哥一样照顾我。在朝鲜战场上,平时吃不到好饭,偶尔吃点好的,黄继光总是舍不得吃,往我碗里夹,“你太小,正在长身体呢。”因为我俩关系好,他就叫我小李子,但不让我喊他哥哥,他说:“你就叫我同志”。

  1951年12月下起了鹅毛大雪,晚上气温降到零下39摄氏度。敌人趁着封冻把朝鲜的公路桥梁全部炸毁,掐断了我们往前方运送粮食的运输线,送粮食只能靠人背。一天晚上,我们接到任务,要连夜往前方运送粮食。我们每人背了一袋50斤的大米,借着雪光来回走了70华里。刚开始还好,到了下半夜,天那么冷,我们饿了也乏了,我就跟连长请示能不能让战士们休息一下。连长说,“原地休息15分钟,多了不行。”没想到,15分钟后,我和黄继光都站不起不来了。黄继光的脚冻黑了,我的手指头也冻烂了,还有一些战士也冻伤了。上级准备安排我们回国养伤。但黄继光对我说:“小李子,咱们不能回去,咱们还没上前线,还没立功,回去怎么交代啊?”我说:“好!我去找连长说。”到了连长那,我又发挥了一下:“我们不回去,我们还没上前方,人家都说我们是最可爱的人,最可爱的人还没见过敌人就回去吗?”

  连长请示上级后,批准我们就地养伤。我们就在地窝子(防空洞)里养,那时战士们每人一个被窝,一件大衣。黄继光对我说:“咱俩挨着吧,能暖和些。”我就钻到他被窝里,上面再盖上我的被子,被子上盖两个大衣,两条棉裤一边放一个。就这样,我俩在一个被窝里养伤将近30天。

  1952年6月,部队开赴上甘岭,我们6连负责坚守597.9高地。刚开始的几个月,敌人不打我们,我们也不打他们。为了鼓舞士气,司令部把电影机子送到前方,给我们放电影。有一部电影是苏联片子,叫《普通一兵》,讲一名苏联战士为了战争的胜利,亲自堵枪眼的故事。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,黄继光就问我:“小李子,你看了电影有什么想法?”我说:“这个战士真勇敢!”黄继光说:“换成是我,我也这么办。你想想,牺牲一个人能救出多少人来!”这时他抓着我的手严肃地说:“小李子,咱俩说好了,如果这次战争我牺牲了,你就给我家写信,到我家看看;如果你牺牲了,我就给你家写信,到你家看看。”我俩就这样立下了一个生死约定。

  黄继光堵枪眼令人震惊

  1952年10月14日早晨,战斗打响了。敌人用飞机和火箭炮向上甘岭597.9高地猛烈轰炸。炸弹像下雨一样把山头炸了一遍。之后又发燃烧弹,打烟幕弹,不超过5米就看不见人了。之后,敌人攻上来,6连的战士把他们打下去。第二天敌人又进攻。到了18日,6连全体指战员100多人大部分都牺牲了。紧跟着4连上,又牺牲了。再派9连和8连。20日敌人发动大规模进攻。大概上午11点多,我们的阵地被敌人夺了去。那时只有一部对讲机往上级汇报。上级下达的命令是:597.9,一寸土地也不能丢!只许前进,不能后退!今天晚上必须夺回阵地!

  敌人夺去阵地后,在山头上修了个简易碉堡,里头两挺机枪,两边是沟,建立了封锁线。要想夺回阵地,必须走这条封锁线,爆破碉堡。20日晚,我们组织力量争夺597.9高地,先后派了3个组,每组3个人,9个战士分3次去爆破碉堡,他们都牺牲了。大家眼泪都急出来了。这时黄继光站出来主动报名说:“我去!”接着,通讯员吴三羊说:“我去!”通讯员肖登良说:“我也去!”营长秦长贵大喊一声:“好!你们三人为一个战斗小组,由黄继光任组长,马上出发!”又命令机枪手掩护。营长给他们每人发一个苏联手雷,他们就开始匍匐前进。一进封锁线,敌人的两挺机枪就开始激烈射击,吴三羊第一个牺牲了,肖登良也负了重伤。黄继光在最前面,离碉堡很近了。我一看,黄继光的胳膊和脊背上都是血。我之所以能看得清楚是因为敌人怕我们夺阵地,晚上打了照明弹,跟白天一样亮。当时黄继光离我不超过50米。受伤后,他还挣扎着匍匐前进。我很难过,正在想,下一个我就报名。没想到,就在这时,黄继光突然从地上爬起来,冷不丁冲向碉堡,把手雷塞到碉堡里,跟着整个身体堵到枪眼上。指挥官也震惊了。堵上之后,手雷就在碉堡里爆炸了,碉堡冒了白烟,两台机枪不响了!指导员一看爆破了,完成任务了,就让吹冲锋号,后面的部队一下冲上去,当天夜里就夺取了阵地。当时我看到黄继光堵枪眼,心里有两种感受,一是非常高兴,黄继光完成了任务!但反过来一想,我的好兄弟牺牲了,心里非常难过。不过当时正在夺阵地,要集中力量战斗,也没多想,就想着今晚一定要给他报仇!

责任编辑:刘光博 SN232

上一篇:网传“花木地区发生多起阳性病例” 上海浦东辟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